小百姓的肉市

上下班必经专卖猪肉的市场,冬天气味还好点,一到夏天别提味道有多难受了来回拥挤人群身体散发出来的汗味,猪肉牛肉的腥味,但老百姓依然需要穿梭其中,为了一块价廉物美的肉。

有钱的人大多是不会也不愿意来到其中的,因为他们操劳的全部是要事大事,不会因为这区区十多元一斤的猪肉而劳其筋骨,落得个汗流浃背。多半是家中的保姆或农村亲属代劳采买。

肉市每天滚动的是一幅现实生活的画卷,真实、生动,微微有些酸楚。人们得为一天的市价而和商贩争得脸红脖子粗,便宜点,再便宜点,讨价还价后省下的钱可以买二把蔬菜回家。肉贩寸步不让,他们手里的肉是批发而来,进价也不便宜,价格高点多些利润,这也是他们生存的本能。生活下去,生存下去,生活得好一点,是肉市买卖双方共同的愿望。所以,有的时候你会看到,肉价下调时,商贩脸上落寞失望的表情;肉价上升了,小百姓则是叹息不断声声入耳。

下午二点后,温度正高,蒸笼式的肉市连空调也没安,头顶上的吊扇大声地吼叫着,麻木着神经,人们已经习以为常。来往的人渐少,肉贩们稍微松懈下来,一柄蒲扇,扇来一群同伙,无论男女,屋角、门口、通道上,把夏季炎热调成凉爽的话语打麻将了哟,打牌了哟,摆龙门阵哦。“这闷热天气,肉又剩下了;管他的,四点钟收摊,带起老婆、娃娃喝冰啤酒吃串串香去。”老张小李说开了,大家该骂就骂,该笑就笑,家长里短,时事天下,都成了转移暑热的好办法。也有买主穿行其中,图的是下市肉的便宜。

夏季,我站在肉市屋檐下,听凭雨水打在头上,无论明媚春天,抑或炎热夏季,耳闻目睹肉贩们的生计交易,看顾客们惺松眼帘在肉摊旁频闪,房檐上的雨由墙角、隙缝顺流而下,人们深一脚浅一脚提着他们的桌上餐各奔东西,对这些,我们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这个肉市对面楼上是家K歌厅,歌声嘹亮呼应着当年驿使马队的欢腾;住在对面洋房小区的人,他们的梦中不知道有没有生计的忧患,他们会不会给那些浑身风尘的肉贩或清晨起床买肉的百姓,抱有充分的理解?